深圳风采
推進性別統計工作與國際準則接軌
來源:中國婦女報 日期:2018-11-29 11:42:57

  編者按

  8月7日,《新女學周刊》刊發的《分性別統計:為推進性別平等提供科學依據》一文引起關注。目前,性別統計已逐漸為國際社會、世界各國及相關組織接受,所涉及領域和議題也在不斷擴展。本文作者結合國際性別統計標準與經驗,區分了“性別統計”與“分性別統計”,介紹了國際社會常用的性別統計指標體系與統計方法,分析了近30年來中國性別統計工作取得的長足進展及面臨的挑戰,并提出了針對性建議。
  ■ 李英桃 王天禹
  性別統計是推動性別平等和社會可持續發展的一種有效工具,對實現性別平等具有重要意義。目前,性別統計已逐漸為國際社會、世界各國及相關組織接受,所涉及領域和議題在不斷擴展。
  “性別統計”不只是“分性別統計”
  “性別統計”不同于“分性別統計”,“分性別統計”是指按照女性和男性收集和分列數據,而“性別統計”是指充分反映男女在生活各方面情況的差異和不平等的統計數據。
  “性別統計”不僅包括“分性別統計”,而且包含性別議題和性別意識。它關注具有典型性和代表性的性別議題,強調將性別平等意識納入統計工作。“分性別統計”可以在不同的社會和經濟維度上測量男女之間的差異,是進行性別統計的必要條件之一,但不能確保在數據生產過程中所使用的概念和方法足以反映出社會中的性別角色、性別關系和性別不平等。“性別統計”并非孤立存在的,它橫跨了經濟、農業、醫療衛生、就業等傳統統計學的所有領域。
  1975年,聯合國第一次世界婦女大會在墨西哥城召開并通過《實現國際婦女年目標的世界行動計劃》。該“行動計劃”強調“將國家、區域和國際上關于婦女一切方面情況的研究活動,以及資料的收集和分析列為高度優先事項”。這是國際社會首次要求有關機構收集關于婦女的詳細統計資料。1980年,哥本哈根世界婦女大會通過的《聯合國婦女十年后半期行動綱領》,要求編制和公布關于婦女的最新數據,鼓勵采取不受男女有別的定型觀念影響的統計業務方法和適當的研究方式,使統計工作配合婦女參與發展和爭取男女平等的需要。
  性別統計的指標體系、統計指南
  并非所有的統計數據都可以成為性別統計的指標,只有數據能夠為價值判斷提供參考標準時,才能被選做指標。
  1993年,聯合國出版了第一部關于世界婦女狀況的統計報告《1970~1990年世界婦女:趨勢和統計》,這是第一部匯聚了廣泛的一般性和特殊的統計數據的性別統計報告。1995年通過的第四次世界婦女大會《行動綱領》中提倡進一步發展統計方法,以求改善與婦女在經濟、社會、文化和政治發展方面有關的數據。其后,國際社會制定了多種重要性別統計指標體系以衡量性別平等狀況,并逐步將統計對象從婦女狀況轉到性別關系上。從1995年起,《人類發展報告》增加了性別發展指數和性別權力指數。2010年,《人類發展報告》引入了性別不平等指數代替性別權力指數。與此同時,世界經濟論壇從2006年起開始發布《全球性別差距報告》,其中使用全球性別差距指數來衡量性別平等狀況。
  為有效規范和推廣性別統計,2010年聯合國、歐洲經濟委員會、世界銀行學院共同編制了題為“開發性別統計:實施工具”的統計手冊。2013年,性別統計機構間專家組確定、聯合國統計委員會認可的《最基本性別指標》作為國際社會和世界各國編制性別統計數據的指南。除《性別統計手冊:將性別視角納入統計工作》外,在具體領域和問題上還有《國家人口和住房普查數據性別分析方法準則》(2014年);《制作暴力侵害婦女行為性別統計準則》(2014年)等統計準則。
  但是,從全球性別統計的整體情況來看,性別統計在數據可得性、質量、可比性與及時性方面仍存在許多缺口。例如,住戶層面的貧窮數據,以往都是根據收入或住戶消費加以測量的,沒有考慮到評估個人層面的貧窮,而個人貧窮則是編制有關性別統計所必需的;國際和國家層面的性別統計的可比性也成問題等。
  中國性別統計的發展與完善建議
  中國的性別統計工作起步于20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1991年,全國婦聯邀請瑞典性別統計專家赫德曼講授性別統計,力主使用男女兩性相比照的統計指標與數據代替單一性別或無性別的統計。1992年,國家統計局開始引進性別統計的概念和方法,并逐步引入統計工作中。鑒于瑞典在“性別統計”方面的領先地位,1998年中國國家統計局與瑞典統計局簽署“加強中國性別統計能力”合作項目。
  近30年來,中國的性別統計已取得長足進展,但也面臨一些挑戰,包括:能夠反映性別差異的、系統性的、操作性強、與國際接軌的指標較少;性別統計方法研究滯后,工作流程與工作機制欠完善;性別統計分析能力薄弱,在數據搜集與反饋、保存與呈現,以及性別統計數據的利用方面都存在不足;性別統計納入決策主流有待推進等。筆者認為在中國推進性別統計還需要強調兩方面的任務。
  第一,借鑒國際社會先進的性別統計經驗,與國際準則接軌。聯合國統計司2015年更新的《性別統計手冊:將性別視角納入統計數據》分四個章節,詳細討論了性別統計的國際準則。首先,性別統計要充分反映社會中與女性和男性相關的議題,關注女性和男性可能未能享有同等機會或地位的特定領域,反映女性所遭受的性別不平等狀況,考慮到可能將性別偏見引入數據中的刻板印象和社會、文化因素,數據分析與呈現應充分揭示婦女與男子的差異性和相似性。其次,“將性別議題帶入統計數據”是性別統計的重要部分,而發現具體的性別議題并將其轉化為性別統計所需要的數據尤其重要。以教育為例,與政策相關的性別問題是“家庭對女童的教育投入少于男童嗎?”將其轉化成性別統計所需數據,就是“分性別統計家庭對孩子的教育支出”;將性別問題“女性和男性所學的項目和專業相同嗎?”轉化為性別統計所需要的數據,即為“分性別和項目統計中等教育的入學情況”和“依性別和專業統計高等教育的入學和畢業情況”;再以勞動參與率為例,性別問題“女青年比男青年更容易失業嗎?”轉化為性別統計所需要的數據,則為“按性別和年齡統計失業情況”。再次,“將性別視角納入數據收集”是性別統計的另一重要部分。這一工作遠比記錄受訪者的性別要復雜得多,它需要評價每個階段的收集數據過程、選擇調查或普查所覆蓋的問題、問卷或表格的設計、樣本的設計、訪員和督導員的選擇與培訓、田野數據收集、數據編碼和數據編輯等,關注可能帶來性別偏見的所有因素。最后,在數據分析與呈現過程中,性別統計要求使用交叉表,至少要有兩個統計變量,其中一個變量是性別,另一個要能體現研究領域的主要特點,若能有三個或四個變量,統計結果會更為理想。
  第二,根據中國國情,設計出能夠客觀反映中國女性和男性的真實處境、切實體現性別差異的指標體系。例如:發現“全面兩孩”政策出臺對兩性勞動參與率、受教育程度、從事無酬勞動時間的影響等具體問題,并將其轉化為進行性別統計所需要的數據,確定指標體系,通過具有性別意識的數據收集、分析與呈現過程,使性別統計結果及時、有效、有針對性地反映中國獨有的性別不平等問題。
  (李英桃為北京外國語大學國際關系學院教授、博導,王天禹為該院碩士生)

廣東省婦女兒童工作委員會 版權所有

地址:廣州市中山一路梅花村3號 郵編 :510080

電話:020-87185856 Email:[email protected]

深圳风采